您的位置: 黔西南州信息网 > 游戏

神葬八荒 第177章:巫女

发布时间:2019-09-25 15:46:59

神葬八荒 第177章:巫女

蘑菇云弥漫着,这整个杀戮冲关场地突然变得有点寂静,所有人都默默等待着那烟尘散去,他们都想看看,结果究竟如何,

就在众人翘首以待的那刻,沒有人察觉到,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缓步走进了烟尘之间,便在女子走进蘑菇云时,那恐怖的蘑菇云中突然升腾起了无数的红色雾气,

“那是什么,”一些有心之人发现了那红色雾气,当即惊骇地大吼出声,但沒等他话说完,那道红色雾气便以一种涟漪般的方式,瞬间朝着众人扩散而來,

“啊啊啊,,什么鬼东西,”

不知道为何,当周围的人群被那红色雾气覆盖的时候,竟感觉到浑身的血肉都在不断腐化,那恐怖而诡异的一幕,刹那间令周围所有人都变得目瞪口呆了起來,

“谁特么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一些人气怒地大吼,但沒有人能回答他,在那巨大的蘑菇云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或许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吧,

此时,站在高台上的一名男子见到这一幕,脸色变了数遍,旋即狠狠地骂道:“这该死的妖女,要发招也不挑个时间,哼,”

那男子说完这句话之后,身形却是以一种最快的速度远离了这杀戮冲关场地,就像是这个地方,乃是瘟神呆过的一般,唯恐避之不及,

但沒想到的是,当那男子的身形刚到门口的时候,一道黑色的人影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前,见到这道黑色身影,男子的表情微微变得不自然了起來,低声说道:“黑纱……黑纱仙子,好久不见啊,”

“你恶贯满盈,今天也是时候偿还了吧,”黑纱女子冷冷地说道

神葬八荒  第177章:巫女

,声音是那么好听,不过这道好听的声音,听到那男子的耳中,却令他打了个寒颤,

“黑纱,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那男子眼神微眯,右脚微不可查的移了移,暗中已经摆起了应战的架势,

“听不懂么,那么你便不需要懂了,”黑纱女子嘴角轻轻掀起了一丝冷冽的笑容,随后玉手微微朝前一挥,紧接着便见到一道恐怖的黑色雾气瞬间弥漫在那男子身前,

“这是,毒,真是可笑至极,你认为这个世上有能够毒死我的毒药么,天,,”

那男子的话沒说完,脸色却突然一变,因为他察觉到,原本那不算太强烈的毒性,在夹杂了先前那恐怖的红色雾气后,好像变了质一般,那恐怖的毒性,竟瞬间令他的五脏六腑都被毒药所侵入,

“这是为什么,”那男子满脸发黑,临死前发出了这样一句不甘的吼叫,但黑纱女子却只是冷斥了一声,并未答话,

“为什么,”那男子不断地重复着这一句话,但很快,他的生机便不断逝去,片刻后,终于化作了一道冰冷的尸体,横陈在了杀戮冲关场地的门口,那男子恐怕至死都沒法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黑纱女子轻轻地瞥了一眼那男子,清冷的脸颊上掀起了一丝厌恶之色,低声喝道:“要想知道答案,地狱里去问阎王去吧,”说完这句话后,黑纱女子轻轻迈步,朝着杀戮冲关场地中心走去,此时此刻,在那里,蘑菇云正在缓缓散去,

“姐姐,那个人已经被我杀死了,你搞定了沒有啊,”黑纱女子对着那逐渐消散的蘑菇云轻声说道,语气带有说不清的轻缓与柔和

神葬八荒  第177章:巫女

,当女子这句话落下的那刻,只见那蘑菇云中突然出现一道恐怖的气浪,竟瞬间将那仅剩的烟尘给吹散开去,

“妹妹你都好了,我又怎么会沒好呢,”出人意料的,烟尘散去后,先出來的不是赤,也不是修罗城主,而是一名身穿白衣,蹁跹如仙的女子,

当见到这名女子的那刻,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呆滞了起來,察觉到周围炽热的目光,白衣女子秀眉轻轻皱了皱,随后不悦地对四周冷叱道:“你们要是不想像他一样的结局,就赶紧给我滚出去,”

白衣女子说完这段话,缓缓地伸出了右手,待看清了白衣女子手中的东西时,所有人尽皆打了个寒颤,她的手中,并不是什么好东西,那赫然是修罗城主的头颅,

一滴滴鲜血,从白衣女子白皙如玉的小手中缓缓滴落,本來应该是无比血腥的一幕,但出奇的,这血腥的一幕,发生在白衣女子身上,却充满了一种异样的美感,

“啊,,”也不知道是谁开始大叫了一声,随后整个杀戮冲关场地的人,眨眼间便跑了个无影无踪,白衣女子和黑纱女子冷冷地注视着跑出去的人群,嘴角都勾起了一丝冰冷的弧度,

“雪衣妹妹,这所谓的修罗城,满城的血腥,不要也罢,”白衣女子轻轻地说道,随手摔落手中的头颅,一阵氤氲白光闪过,她的一双手,顷刻间变得光洁了起來,

“子柒姐姐,我能不能求你,饶过一个人,”黑纱女子小声地问道,眼底间竟有一丝怯意,真的难以想象,这还是先前那杀伐果断的黑纱女子吗,

“哦,是谁,”那叫子柒的白衣少女饶有兴致的问道,

“喏,就是他啊,”雪衣指了指已经昏迷在地的赤,轻声说道,子柒见雪衣指到赤,秀眉微微皱了皱,道:“不行,这人浑身的煞气太过可怕,留着他,恐怕对大陆也是一大祸害,”

“啊,,姐姐,不要啊,”雪衣突然叫了起來,那口气将她脸上的黑纱都吹得不断震动了起來,只见雪衣突然拉住了白衣女子的玉手,道:“子柒姐姐,你是不知道,他还曾经想救我呢,这样的人,应该不是邪恶之徒啊,”

“救你,”子柒皱了皱眉,旋即不解地看向了雪衣,继续说道:“怎么回事,你说详细点,”

听到问话,雪衣稍稍停顿了下,当即将她第一次遇到赤的时刻所发生的事,一一说给子柒听,而听完雪衣的阐述,子柒的脸色也稍稍缓和了些,骤然陷入了沉思之中,

“雪衣妹妹,不是我不通情理,实在是,,”

“唉,你是不知道,在刚刚我进去的时候,他那恐怖的煞气,差点连我都受到影响,试问,这么可怕的人,如果为恶,那么今后对大陆,将会是何等的灾难,”

“那我们让他做一个好人,不就可以了吗,”雪衣急声道,

“子柒姐姐,我们在这修罗城,也杀了不少人,但我们却可以自问,我们不算恶人,因为我们所杀之人,尽皆该死之人,既然我们可以这样定义,那么为何不能将他也这样定义呢,”

“他也只是在这里,杀了那么多的人,在外面,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兴许在外面,他并不是一个嗜杀之人呢,这样的可能性,也有吧,”

听完雪衣的劝解,子柒俏脸微微一敛,随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又怎能不同意呢,只是希望他,不要辜负你的一番好意啊,”

子柒说完后,摸了摸雪衣那柔顺的长发,深吸了口气,道:“雪衣妹妹,你先把他扶到一边,我要施术,将这座城中城给埋葬了,这样,也好令外界的修罗城,再度恢复到以往的那般摸样,”

“啊,好,”

雪衣脸色一怔,转瞬间恢复了往日那般的冰冷神情,兀自走到赤的身前,扶着他站在了角落边,就在雪衣刚刚站好的那一刻,那叫子柒的白衣少女突然从储物戒中掏出了一个闪烁着氤氲白光的镜子,

“以镜照生灵,以水映秽心,以身唤神归,以光灭魔心……”子柒双眼缓缓闭上,口中突然传出一道道神秘的咒文低吟声,子柒的声音并不算大,但出奇的,她的低吟声,竟然传遍了整个城中城,

这还不算完,当子柒那道低吟声响起的那刻,她身边突然涌现了一道道神秘莫测的咒符,而在这些咒符出现的同时,天花板瞬间爆裂,竟在这一刻露出了那湛蓝湛蓝的天空,

子柒依旧闭着双眼,口中的低吟声越來越快,一道道氤氲白光不断地从其身上暴涌而出,令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名圣洁的仙子般,如斯高贵而不可亵渎,

终于,在某一刻,子柒的低吟声骤然停顿,旋即一双凤目猛大睁,双手突然举起了那散发着神秘波动的镜子,也就在这一刻,那镜子中突然绽放出一道惊天动地的白光,刹那间笼罩了整座城中城,

也就在这刻,先前那昏迷的赤悠悠醒转了过來,而他一醒來,便看到了这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无数的白光宛若涟漪般朝着整座城中城辐射而去,而在那道白光辐射到的范围中,所有的事物,无论是人,还是物,尽皆化作了虚无,就好像从未存在过这个世间一般,那恐怖而神秘的力量,令赤当场目瞪口呆,

“这处罪恶之地,便让它在今日,彻底埋葬在地下吧,”子柒深吸了口气,玉手轻轻下压,在子柒玉手下压的同时,只见到那白光猛然变得炽烈了起來,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在片刻之间彻底化作庸粉,

赤心中暗自凛然,他望了一眼身边的黑纱女子,狠狠地吞咽了口唾沫,额头上冒出了阵阵冷汗,就在刚刚,若不是黑纱女子身上传來的特殊力量波动,恐怕他这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她究竟有多强,”赤猛吸了一口气,许久之后,方才将心头的震动压了下去,

就在赤心绪稍稍平静下來,想要问问那白衣少女几个问題时,一股强有力的撕扯感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上,当这股撕扯力出现的那刻,赤只感觉浑身的血肉都似乎要散架了般,沒等赤惊骇完,他便觉得周围的场景顿时一变,

桂林男科
桂林男科医院
桂林男科医院哪家好
桂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桂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