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西南州信息网 > 游戏

天才相士 第二百零四章 代号粉红豹!

发布时间:2019-09-24 15:56:22

天才相士 第二百零四章 代号粉红豹!

“没有。可是我们不能轻易尝试,飞机上可是三百多条人命,如果任由你瞎折腾,导致飞机内部出现什么问题的话怎么解决?”副机长据理力争。

在他眼中,林白的话虽然有几分道理,但却带着些瞎折腾的成分。

沈xiǎo艺看着林白,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他,可是看到林白清亮无比的双眼,心中顿时充满了对林白的信服感。

沈xiǎo艺终于下定了决心,转头看着副机长沉声道:“让他试试吧,副机长!”

“试试?你説的轻巧,如果飞机内出现什么事故的话,这是你沈xiǎo艺承担的起的么?如果因为我们胡乱做出抉择导致这三百条人命出现什么意外,我们谁能承担起!”副机长沉声道。

沈xiǎo艺咬紧了嘴唇,沉吟片刻之后,轻声道:“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愿意负全责!”

“你负全责?!你就是一个xiǎoxiǎo的空姐,你能负什么!”副机长看着沈xiǎo艺厉声训斥道。

林白闻言轻轻一笑,轻声道:“既然你也説了这是三百条人命,那么如果我能让这三百条人命都决定我的选择的话,你能够配合我么?”

“……”副机长转头望着脸上写满了自信的林白,心中一凛,实在是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信念,沉吟了一下之后,接着道:“好,如果他们同意的话,我没什么好説的!”

林白diǎn了diǎn头,转头看着沈xiǎo艺,轻声道:“走,跟我去机舱,我带你看一出好戏!”

“乘客朋友们,请你们相信我们机组人员,我们一定能够抵挡过这次强气流的,请大家放心!”那空姐看着喧闹不已的机舱,听着周围人的咒骂声,皱着眉头强忍着心中的难过,温声道。

机舱的乘客被飞机给颠地屁股都坐不稳,哪里还会理会空姐的话,厉声道:“我们要见机长,我们要机长给我们一个説法

天才相士  第二百零四章 代号粉红豹!

!“

空姐看着喧闹的人群,听着他们要见机长的喊话,额头上的冷汗忍不住顺着鼻尖往下滚。看到沈xiǎo艺带着林白从驾驶舱走了出来,便急忙迎了上去,擦掉额头的汗水,急声道:“xiǎo艺,副机长做什么安排了没有。如果我们再没有办法的话,恐怕这些乘客就要闯进驾驶舱了!”

“放心吧,林白説了有办法的!”沈xiǎo艺转头望着林白説道。沈xiǎo艺的性格不同于常人,她既然觉得从林白眼神中看到了一些东西,那就决定自己一定要帮助林白,解决这次危机。

那空姐的瞳孔突然涨大,把沈xiǎo艺扯到一边,轻声道:“相信他?xiǎo艺你是不是被他灌了**药了?!”

“我详细林白一定有办法!”沈xiǎo艺目光坚定道,“林白,你赶快给大家説一下你的办的办法吧!”

空姐听到这话,也没再坚持,拍了拍林白的肩膀,轻声道:“好吧,那就靠你了!xiǎo艺,你跟在林白身边,他有什么要求,你就尽量满足!”

需要什么都配合?!那岂不是……林白掐断了自己心中到这时候还残存的无良念头,暗暗骂了自己几句,然后轻轻拍了拍手,对机舱里的乘客道:“各位乘客朋友,大家在飞机上比较无聊,所以我来给大家看看相解闷,希望大家能够配合我一下!”

“滚下去吧!你以为这是在火车上,由着你胡吹海吹买袜子卖牙膏牙刷啊,我们不信你那一套!”飞机颠簸的要命,不少人脸色蜡黄,哪里有心情听林白这一套,便忍不住厉声吆喝道。

眼看着这模样,林白脸色变了变,但却也无计可施,别人不乐意让他看相,那他总不能强逼人家吧!

“叔叔,我让你给我看相!”正在林白心里发愁的时候,从他背后传来了一个稚嫩的童音。

林白一转头,乐了,这不是刚才给自己糖吃的那xiǎo家伙么!

“xiǎo家伙,你想要叔叔给你算什么啊?”林白走到xiǎo家伙面前,蹲下身,看着xiǎo家伙笑眯眯问道。

xiǎo家伙沉吟了一下之后,轻声道:“叔叔,我要你给我算算妈妈到底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回家?”

“那xiǎo朋友你叫什么,生日是什么时候呢?”林白笑了笑,轻声道。

xiǎo家伙眼珠子一转,看着林白道:“叔叔你不是算命的么,这些东西难道你算不出来么?”

“xiǎo斗!”坐在xiǎo家伙身边的中年男人眉头一皱,瞪了xiǎo家伙一眼,然后看着林白笑道;“他的生辰八字是……“

没等那中年人把生辰八字报出来,林白便摆了摆手,打断了中年人的话,轻声道:“xiǎo斗説的对,既然我算命,那的确应该自己猜度这些东西才对。稍等片刻,让我们见证奇迹的诞生!”

林白嘿然一笑,然后转头望着xiǎo斗的面相,继而再看了几眼那中年人的面相,轻笑道:“十年窗下苦工成,有志难舒愿不轻。试看题桥十三字,生平心事却钟情!xiǎo斗,恭喜你,你一定可以找到你妈妈的!”

“这位老兄,这次出门应该是为了求学吧,而且去的学校应该还是名校吧。虽然説夫妻之间有些xiǎo矛盾,但是你放心,这次下飞机,她一定会在飞机接站的!”林白转头看着xiǎo斗的父亲轻笑道。

听到林白这话,xiǎo斗父亲的眼神瞬息万变,原本他只是想让儿子去玩玩罢了,却是没想到自己的心事居然真全部都被林白给看了出来,而且就连自己出门的原因都被説的一清二楚,真是神算。

“准不准?”林白笑眯眯的看着xiǎo斗问道。

没等xiǎo斗开口,xiǎo斗父亲便急忙道:“准,真是准!”

听到这边的话音,机舱里面顿时愈发的喧哗起来,有的是叫着让林白帮他们看相的,有的则是叫嚣xiǎo斗父子是托,故意骗人的!

林白也不理会那些説他找托的人,走到另外一个想要看相的人身前,轻声道:“雪拥桥头马不前。风狂渔夫莫开船。水流花谢人谁惜,早立艰辛志勿偏!好自为之吧,出来游玩一趟可以,但是切莫忘了家中二老,下飞机就赶紧给二老个,别让他们担心!”

那年轻人一听林白这话,脸上的神色由青转白,再由白转红,然后颤着声音道:“记住了,等下了飞机我就赶紧给家里打。”

虽然这年轻人没有明説林白是否算准了他的情况,但是从这年轻人的神态上,只要是明眼人,还都是能看的清楚林白这次算的到底准不准。

“秋水伊人各一方,天南地北恨偏长。相思试问凭谁寄,不尽凄凉狂断肠!这位兄弟,以后遇事多和朋友商量,而且既然情人分离,那便是到了尽头,即便是再强求也没有意思,一动不如一静,我劝你还是好好在家发展,情缘自然会水到渠成的!”

“船泊浔阳月夜天,琵琶一曲动人怜。相思两地凭谁寄,白雪摧人上鬓巅!最近虽然生活快活,但是切勿忘记修身坚守,而且追求感情最好还是多看内心,不要看外表,而且我建议最好不要出国迁居,真实环境和你想象的差距会比较大!”

…………

一眨眼的功夫,三百余人的面相悉数被林白给看了个通透。尽管飞机在强气流的冲击之下依旧颠簸不止,但是机舱之中却是安静无比,再没有了之前的喧闹,不少人都是在闭目沉思林白给他们看相时候给出的忠告。

这实在是太神了!沈xiǎo艺看着人群中穿梭来回的林白,双手不可思议的捂着嘴巴,虽然説他决定相信林白,但是打死她都没有想到林白居然神奇到了这种地步,三百多人的命数是该多么神奇,却被他如同剥茧一般,一diǎn一diǎn抽出了头绪。

“各位,我要説一件可能会让大家不那么高兴的事情。”连续给三百人看完面相,即便是对强悍无比的林白来説,也是极其消耗精力。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之后,林白清了清嗓子对着众人道:“我们飞机出现了一diǎn儿xiǎo故障,可能会比较麻烦,但是我有相术手段能够解决,想问问大家能不能够相信我!”

思忖了良久,林白终究还是没有把自己从他们头上看到阴煞晦气的事情説出来,毕竟这事情太过玄乎,万一闹大了,説不定会给自己惹来什么麻烦,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

林白话音落下之后,飞机中愈发的安静起来,除却了飞机和强气流摩擦的声音之外,就算是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清。

“叔叔,我相信你!”xiǎo家伙第一个举起了胳膊,看着林白笑眯眯道,“你那么厉害,一定能解决的!”

“我们相信你!就按你的办吧!”听到xiǎo家伙的声音之后,这些乘客如梦初醒,纷纷举手支持。

看着面前的一幕,沈xiǎo艺的眼角情不自禁的湿润成一片,从她开始做空姐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见过乘客们这样齐心的一刻。

“你真厉害!”沈xiǎo艺走到林白身边,伸出了一个大拇指,轻声道。

林白diǎn了diǎn头,轻笑道:“我一向很厉害!不过既然咱们要做diǎn事情出来,总归应该想个代号吧?”

沈xiǎo艺听到这话,觉得这提议挺靠谱,而且她又能帮得上忙,便端着xiǎo下巴,沉思起来。

林白余光一扫,却是发现这xiǎo妮子脖子上的围巾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而且就连扣子都解开了几个,露出了她粉红色豹纹的胸罩,而且更是露出了一片雪白的丰腴。

“粉红豹!我看咱们这次就叫做粉红豹行动好了!”

滨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晋中治疗宫颈炎医院
铜陵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检查预约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费用高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