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西南州信息网 > 娱乐

大荒蛮神 第五章 山门石像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5:40

大荒蛮神 第五章 山门石像

“乌寻兄弟,李余此时灵脉俱毁,已是拖累,但求你能将我家少宗主送回千剑宗。千剑宗除了还以厚报之外,也必会帮你报亡寨之仇。”李余强抑住激动的情绪,朝陈寻伏首而拜,跪求陈寻立即护送纪东泽回千剑宗。

夜长梦多,栖云山一旦知道宗主纪烈独子跟他在一起

大荒蛮神  第五章 山门石像

,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撒下天罗地擒拿东泽,而要是东泽落到栖云山手里,那千剑宗才是真正的败得一糟糊涂。

“李伯,我不能丢下你独自逃生!”纪东泽年纪虽幼,但说话口气不容置疑,颇有少宗主的威仪。

陈寻心想千剑宗大概也是认定他们这次定能轻松拿下赤枫堡,才让修为都还没有冲破玄窍的纪东泽一起过来历练,哪里会想到载进栖云山所设的图套之中?

不过,栖云山方面多半也没有想到,千剑宗的少宗主竟然也在这次奇袭赤枫堡的人员之列。

“李余不杀了卫瓘,无脸去见宗主;请少宗主不要为难李余了,不然李余只能将自己一掌打死在少宗主跟前了。”李余老脸上泪水纵横。

听李余如此说,纪东泽也是满脸泪水,不原将李余丢下不管,但又怕强求李余随他回宗门真会将他逼死。

陈寻在赤枫堡当了半年的苦奴,极少偷听到下面的管事、役卒私下说栖云山宗门之外,还是第一次知道那个手持青玉柄扇的中年文士姓卫名瓘,想必跟栖云山的真传弟子卫澈是同一族人。

见李余、纪东泽扭扭捏捏,一个不想拖累大家,一个不想将老弱病残丢下,陈寻不耐烦的冲李余说道:

“这寨子里有一处地穴能汇聚周遭数十里地的地脉灵气,勉强能算半个灵穴。我呗,就把你暂时藏在里面疗伤,你也不要寻死觅活的,听着真不吉利。你要是有命,栖云山侥幸不到这边搜查,我从你们千剑门讨得报酬,再回来你救你。”

“如此也好,一切都拜托乌寻兄弟您了。李余若不能死,必报乌寻兄弟的大恩大德。”李余伏地叩首。

“卫澈杀我数十弟兄,这账我迟早要找他算清,”陈寻嘿嘿一笑,将李余心里的担忧戳穿,心想这老家伙对纪东泽倒是忠心耿耿,不惜自降身份对他左叩右拜,说道,“将你家的少宗主送回宗门,想来少不了我的好处,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李余心想这乌寻虽然粗鲁市侩,说话倒也直来直去,不饶弯子,伏首大拜,也不再多说什么。

**************

聚义堂进入地穴的秘道早就叫栖云山真传弟子卫澈轰塌,不是陈寻一人三五日就能清理干净的。

不过,以往陈寻为了修炼从地穴偷得一口灵气,趁着沙盗头目出寨劫掠商旅,他从沙驼棚底下悄悄的掘开一处秘道,与地穴仅靠三四米厚的石壁没有挖通。

陈寻震开石壁,钻入地穴之中,见这伙沙盗还真是会享受,三五十丈深的石穴之中,竟用砖石建在数间石殿,石殿之外还布置一个小型阵势,但也没能挡住卫澈的强攻,到处都在雷火轰打的焦痕,几名沙盗头目横尸在石殿之前,想必都是叫卫澈当场击毙。

虽然石殿里面的财物都叫卫澈等栖云山弟子卷走,石殿与聚义堂相接的石阶甬道也塌了半片,但整个石穴没有垮塌,有丝丝缕缕的灵气从四壁透漏进来。

这处石穴虽然比寒潭灵穴差得很远,更不好跟宗门占据的灵脉相提并论,但李余藏身其中疗伤恰是适合。

见陈寻对这处残寨的情形了如指掌,李余再也不疑其他。

而陈寻从牛棚挖出接通石穴的隐蔽通道,在李余看来也只是沙盗用来逃生的秘道而已,陈寻能知道这处秘道,实说明他就是这伙沙盗的头目之一。

**************************

李余藏身石穴之中,陈寻将通往牛棚的秘道震塌,就连他都感应到李余的存在,就带着纪东泽穿过沙海荒漠,进入固山郡境内。

数千里纵横的固山,在乌腾大荒漠的边缘仅是一片低矮光秃秃的石岭,往东走上千里,山势才渐奇峻陡峭起来。

虽然栖云山那边很可能都根本没有意识到,有多么有价值的一条小鱼漏,但陈寻与纪东泽还是小心翼翼的藏踪匿形,还布下重重疑阵,绕过有可能被狙击的谷道隘口,差不多走了近一个月,才看到千剑宗巍峨壮观的山门雄峙谷道之上。

看着近百米高的石柱插天而立,石柱更有九层石楼,千剑宗历代祖师石像盘坐石楼之中,透漏无上威仪,亦展现千剑宗长经数千年的悠久传承。

陈寻与纪东泽相处月余,从纪东泽嘴里倒是摸清千剑宗的细情。

千剑宗虽然有逾万年之久的传承,曾是西北域七宗之首,数千年前还出于天人境的祖师,然而百年前一场宗门大乱,数位元丹境太上长老自相残杀,差点覆灭,湮灭于历史的长河之中。

之后数十年,千剑宗仅能勉强保持山门不倒,直到当代宗主纪烈得传数代祖师真传大法,因势崛起,这几十年来才稍挽颓势,没有彻底覆灭。

也因为百年前那场宗门大乱,千剑宗的数位元丹真人要么自相残杀而死,要么伤心失意远游他乡,而天元境修士更是几乎殒落怠尽,叫千剑宗近百年来出现严重的断层,以致千剑宗想从栖云山夺回赤枫堡,也只能派出李余这样的还胎境巅峰修士。

这次奔袭赤枫堡,千剑宗弟子倘若能有天元境修士率队,就算落下栖云山的陷阱,也不至于栽得这么惨。

天人境?

陈寻抬头看着千剑宗山门之上的石像,心生感慨,不能晋入涅槃超脱生死,就算天人境就难逃轮回之苦,想到老夔也算是天人境一级的强者,然而仅剩下百年寿元就要神魂寂灭,想想也叫人唏嘘不已。

陈寻以往对长生一事根本无感,还胎境就有一百五十岁的寿元,他此时满打满算才三十来岁,比起担心一百多年后寿元可能耗尽,他还得先顾着眼前时时处处都有可能冒出来的杀身之祸。

然而站在千剑宗这经历数千年岁月风吹雨打的山门,看着位于山门石楼最顶千剑宗四祖石像,有一种难言的苍桑之感在胸臆意由然升腾。

这种感觉是那么的强烈,叫陈寻仿佛回到初入此方天域之时,古仙道虚破开空,从虚空探身观望这方世界的情形,又仿佛回到老夔直接将夔龙法相打入他的魂海的那一瞬时……

迷离之间就觉有一片耀眼之极的万丈金光,从石像后喷薄而出,一道雄浑无比的剑意肆意磅礴的横在万丈金光之上,予人有劈开天地求大逍遥之悟……

这道剑意是那么的肆意磅礴,又是那么的雄浑壮伟,几乎绵亘万里的涂山天焰,在这道剑意之前都似变得渺小不堪。

陈寻以往所悟不透的雷音剑诀、灵音剑诀,在这道剑意之前,仿佛切瓜剁菜似的被肢解,碎散成一道道细致而微的玄符剑意在陈寻神魂之上升腾变幻。

而待这碎散的无数玄符剑意在神魂之上重新凝聚成雷音剑诀,陈寻的一道灵识同时也融入剑诀之中,陈寻下意识的启唇张口,一道肆意磅礴的剑气就从他的嘴里喷出,携带能震慑神魂雷鸣之音,直往千剑宗的山门石楼劈开……

陈寻瞬时清醒过来,看着那道剑气往千剑宗山门劈去,就意识到不妙。

他护送纪东泽刚回宗门,就将人家山门劈倒,将人家的祖师像劈成稀巴烂,这他妈还不得被人家满门师兄弟活活打死?

就在陈寻打定主意撒腿就跑之际,一幅奇大无比的衣袖在他眼前倏然变化,似吞天地,挥卷之间就将他喷吐而去的剑气卷入袖中。

就见衣袖缩小成正常尺寸,却是一件道袍,陈寻自以为雄浑无比、能劈天斩地的剑气在那袖中鼓涨两回,随即就化为无形,好像无声无息在这天地间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陈寻这才注意到眼前站在一对中年夫妇,正和眉善目的盯着他看,纪千泽跑到他们身后,则是一脸紧张的盯着他看。

而此时又有数十身穿月白长衫的千剑宗弟子往山门这边跑来,似乎都给刚才的异象惊动,眼睛里都有惊有疑,有不可思议,有不屑、有羡慕……

陈寻暗自侥幸,幸亏没有将人家的山门劈烂,不然这场面真不好收拾。

他当然能猜测眼前这身穿道袍的中年夫妇,就是纪东泽是千剑宗当代宗主纪烈夫妇,赶忙抱拳致谦道:

“晚辈观千剑宗山门祖师像偶有所悟,一时间得意忘形,还请前辈真人见谅……”

“你跑到千剑宗,站在我山门前七天七夜不休,从我宗门四祖石像观悟出剑意法相,如果这还叫偶有所悟啊,还不得把我千剑宗满门弟子给气死啊!”中年道人哈哈一笑。

陈寻微微一怔,没想到他在人家山门前竟然站了七天七夜,而此前所看到剑意异相,竟然是千剑宗四祖留在山门之上的剑意法相。

想到苏家的行事,陈寻背脊汗毛都吓得炸开来,但想在纪烈手里绝无逃脱的可能,差点吓得腿软就跑地救饶,只能诚惶诚恐的哀声求道:“晚辈不知非礼勿视之规,错看千剑宗剑意法相,恳请前辈真人责罚,晚辈都愿一力承担……”

“哈哈,”纪烈挥袖一笑,说道,“我宗四祖将剑意法相留在这山门之上,就是要留待有缘之人观悟,千剑宗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小家子气,只是后代子弟不宵,忘了当年千剑宗立此山门的宗旨而已。你护送东泽回山门,我还不知道拿什么谢你,你既然从我宗山门悟得剑诀真法,正好两相抵消……”

旁边的美少妇嗔怪的瞪了纪烈一眼,说道:“观悟四祖法相是乌少侠的机缘,哪有你这般泼皮,竟然还想赖掉人家对李余师兄、对东泽的救护之功?”

保定白癜风医院
佳木斯妇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治疗阳痿医院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挂号费
山西晋康风湿病医院王清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